载入中。。。
   
     

 

  我的日志   公示  
 
 
 
实在为人
[ 弱势胡杨 2009-4-21 23:42:00 执笔 ]
 
小时候特傻,吃饭时有大人开玩笑说XX不喜欢吃某样东西,因为死要面子,尽管嘴里暗咽口水,非常想吃,但小面子是要的,所以硬撑着装出不喜欢的样子,且决不去动一下,甚至不去看一眼。参加工作,隐约记得小时候的固执,但因为应酬多了,见得参加的场多了,对美食是没有什么最爱,倒是老是牵挂起家中的老人来,礼拜天,与妻带上孩子,花几十元钱,或买点羊汤,更多是买点烤鸡之类的熟菜回家,母亲也从地里取点菜炒一下,每次都是以青菜为主,买回的菜极少动筷子,有营养过剩无需补充的成分,更有小时养成的继续。母亲有时会说,买这么多菜,你怎不吃?别管了,简单一句回答,母亲就不再说什么,连同父亲,不再说什么。我更想起小时候,到村中推碾的情景,没有其他去处,推碾的空地是最好的娱乐场所,有任务的拖着身子,在大人的吆喝声中,懒洋洋的拿木棍去帮大人减负,轮不上的则在一旁聊天玩耍,最好是回家后,大人们已干完活,或说今天不用干了,那是飞奔着到碾旁去玩,作业已不知扔哪了。只是快乐,很多时候是忘乎所以。
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新的一天
[ 弱势胡杨 2009-4-21 22:52:00 执笔 ]
 
带着好奇,我走进了网络世界,开始了新的一天,渴望有一份新的收获,一份理解,一份友谊,一份真诚。生活在喧嚣的都市,期间的酸甜苦辣,喜怒哀乐又与谁分享,天还是那个天,地还是那个地,生活依旧,变的是心境,希借此实现自我调解。太阳每天都是新的,愿我每天晒到太阳。
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学会调节
[ 弱势胡杨 2009-4-21 22:51:00 执笔 ]
 
参加工作十五年了,期间经历了很多的领导、同事、朋友、当事人,其中不可缺少的是敌人,与常人交往费口舌,与对手自然是费脑筋,有时免不了火冒三丈,浑身发抖,心跳加速,甚至失语无声,回家生闷气,妻却是不敢说的,一来她不知情,二来替我担惊受怕,自是于心不忍。看会电视,翻一本书甚独自发一会呆,强忍不快陪孩子做作业或玩会游戏,最后索性来点阿丘精神,和自己过不去真是傻极了,生闷气生出病来不合算,毕竟本钱重要。从事这种职业,处在这种环境不生气不现实,本身达不到某种境界,故关键是自我调节。目前的境遇压力是少不掉的,选择了这种职业,挑了这副担子就应该义无反顾。自己摆不正那几十号兄弟又会怎样呢?调节好非常重要,我无心研究佛,但其中的某某境界似可有所启示,可归纳一点是不成熟吧!其实本身静下心来写点东西,就是一个调节过程吧!内容不在多,不在华丽,就在一种心情的表述吧!但愿我能坚持。
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接着战斗
[ 弱势胡杨 2009-4-21 22:49:00 执笔 ]
 
  电脑休了几天班,今下午经过几位高人的努力,终于请回来了,又开始和我并肩作战了,喜事一件。从心里讲,我对现在的日子有点厌烦了,当然不会因此患上抑郁症,只是从心里高兴不上来,压力来自自身,来自工作,还来自想不到的外来因素,我老想换位思考,可别人为什么不来和我换位呢?真是阿丘说的妈妈的了。想起几年前在原单位苦度的九年,尤其在别人看来现在是到了天堂,可个中滋味又有谁体会?刚接触电脑,我学打字时,写了一篇《去冬今春》的文字,自是一番感慨,现在没了那种悲观,但同样有烦恼,可能这就是参与社会的必然吧!人只能适应社会,不能让社会适应人,父母将我们带到世上是我们的福气,高兴才对,十六年前,刚上警校,一位同学在军训之余唱了首叫《水手》的歌曲,那是我刚从高考的煎熬中走出来,直觉歌好听,尽管自己不会唱,现在想起来,词是不错的,每个人不可能都成为水手,但都可能有水手的心境,挫折就是风雨吧,正常得很,不知不觉中,已是年近不惑,虽还觉自己未长大,但凡事已过了依靠老师的境地了。必须处处小心,今日几个回民大嫂到办公室吵吵,很无奈,为什么为她们处理事,却来闹我们,不可理喻,好友新生是回民,可待人接物没有半点不讲理,怪民族政策?怪社会环境?谁来评判?不可理喻,火是不能发的,我控制不住,其他同志更不好说了,必须处理好,毫无退路。
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没有看小沈阳
[ 弱势胡杨 2009-4-21 22:39:00 执笔 ]
 

       二十年前,记得正上高中,教物理的老师姓毕,刚从师专毕业,戴一副大眼睛,叼着烟,很酷的样子。上晚自习时,他常到教室来转转,有一次他心血来潮,说给我们唱首歌,就是电视里热播的《渴望》的主题曲,当时记得班内所有同学都鼓起了掌,毕竟这比学习有趣,毕老师唱了,觉得还可以,当然也是还了掌声。但心中一副茫然,歌是听了,但电视是没看的,周六骑自行车跑几十里路回家,问了家人确实电视里播过,而且好评如潮,好像当时的报纸刊物也做了评述,主题歌也在大街小巷传开,可惜当时上高中,正负重爬金字塔,无暇顾及这些,所以刘桂芳等人是未曾谋面的,直到现在,中间可能又播过几次,但一直是个空白。说不清《渴望》到底有哪些情节。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火了两个人,一是玩魔术的刘谦,另一个就是小沈阳了。刘谦的魔术是很神奇,当然后期又有一些报道是关于其经历的成与败的,这是实功夫。关于小沈阳,自是赵老先生的高徒,应该差不了的,不巧的是晚会看了会,快到赵家班出场了,所内来了老同志,是我们请来按农俗帮助求平安顺利的,自是陪着,等仪式结束,回到办公室,小沈阳的表演已经结束了。当时只觉得累,没觉得遗憾。
……
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 尾页 页次:1/1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
载入中。。。
 
历史
载入中。。。
新日志
载入中。。。
评论
载入中。。。
  搜索  
 
 
  相册  
 
 
  登录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 
  留言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 
  友情连接  
 
 
  贴士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

 
版权